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2章:诛绝

作品:我在九州牧神|作者:梦入秦淮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21-01-13 16:49:46|下载:我在九州牧神TXT下载
  青山城,县衙。

  “你搞什么的?”

  “还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吗!”

  “打个更都打不好?你当自己是夜游神吗!瞎逛逛就行?”

  “本官真的能让你气死!”

  “铜锣都能丢,你这种人上战场是不是刀也能忘了拿?”

  “还是刘府的伙计在门口捡到给本官送来的!”

  云红麝倚靠在县衙门口,听到陈县令的骂声翻了翻白眼。

  呵呵,自己上火没处发,逮着一个无品的打更人骂起来没完,可真行。

  此刻,云红麝丹凤眼染上了些许忧虑。

  还没回来。

  去山上的话,就算是再快也应该回来了。

  小道士是出了什么问题吗?

  自己没有马匹,想去找也没办法。

  哒哒哒——

  此刻一阵脚步声在身后传来,云红麝回头,正好看了那打更人低着头朝外走去。

  这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,眼神看起来有些呆滞,高高的领子遮住下巴,匆匆而去。

  看起来神色有些古怪。

  也是,被骂了这么久,谁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而随着打更人离开,后面的陈县令也一脸谄媚的走出来,道:“我……我已经派人去换班了。”

  “会日夜在城中持寻妖符驻守。”

  “并且安排了快手五人一组,在全城随机巡查,寻找踪迹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陈县令也是真的拼了。

  为了这顶乌纱帽,他这一天基本没有停下,忙里忙外。

  云红麝扶着刀柄道:“有马吗?”

  “我去城门一趟。”

  “有,有的,就是差了点。”

  “都行。”

  云红麝不想在这里等了。

  现在都快午夜了,自己去城门等一会,再没人就上山找人!

  ……

  刘府。

  夜晚,刘府前殿还是一片灯火通明。

  刘家作为整个青山城的大户,那各种关系绝对是错综复杂。

  生意上、亲缘上、官场上、以及黑道上。

  陈县令第一次出现,可是和刘员外平等的交谈聊天。

  这可不是一个父母官对一个富商的态度。

  刘员外背地里,可是黑白通吃的人物。

  附近三个县城的地痞流氓,都以他唯马是瞻!

  灵堂之下灯火通明,忙忙碌碌到了接近午夜才慢慢人潮散去。

  “老爷,您也累了一天了,去休息吗?”

  一名小丫鬟轻轻走上来,道:“厨房有给老爷留的饭菜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刘员外轻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给伙计们都安排在东院吧,西边厨房那里别留人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小丫鬟脸色微微红,偷偷看了刘员外一眼。

  她刻意的扭着屁股,有些卖弄风骚。

  刘员外是个偷腥的,而且光明正大,夫人根本不敢管。况且现在人都死了?

  凡是和老爷睡过的,不是去了西院养起来,就是领了一大笔银子回家了。

  这种好事,自己也巴不得。

  可惜,今天老爷好像没有什么性趣。

  丫鬟失落的离开,而刘员外则是在灵堂静静站了一会。

  他的脸色冰冷,漠然的仿佛死的不是自己妻儿。

  但是那麻木的眼角却隐隐抽搐,两行泪水无法克制的流淌而下。

  刘员外摸了摸眼睛,发出一声讥笑:“呵。”

  他转身,大步朝着西院走去。

  很快,他走进了那封闭的小院。

  不过,他走的不是门。

  他走的是墙。

  他的脚就如同生着吸盘一般,直接黏在了墙壁上。

  那魁梧挺拔的身子和墙壁呈现出九十度的拐角,就这般直挺挺的走到了墙头,走进了院子,无声无息。

  “哗啦——”

  随着刘员外走进小院,水井中弹出了一个女人的脑袋。

  那女人的脑袋美艳,沾粘着水草一般的墨发飘摇。只是那面孔五官有些别扭,像是不同人的器官拼凑,美丽却生硬。

  她指了指房间,又指了指外面。

  刘员外轻轻点头,女人再次缩回了水井。

  吱嘎——

  刘员外走进房间,点燃烛火。

  温柔的烛光照亮房梁上无风自动的干尸。

  他缓缓放下房梁上的一具尸体。

  尸体是昨夜那晚的丫鬟,此刻,却是少了一只眼睛。

  “跐溜——”

  刘员外瞳孔缓缓竖起,伸出蛇一般的舌头舔了舔嘴角,拿起桌子上的砍刀。

  “不!!!”

  就在他要朝着女人砍去的时候,他的瞳孔一下子变回了圆形!

  “不要,不要吃了!”

  “你骗我,你骗我!!!”

  嘭!

  此刻,刘员外猛然摔倒在地上!

  他浑身颤抖,哆嗦个不停,眼泪疯狂的涌出双眼!

  “彦儿,我的彦儿!!!”

  “妻子……你吃了我妻儿!!!”

  “你骗我!!!”

  “你不是神,不是!!!”

  “是妖,你是妖魔!!”

  此刻,刘员外痛哭流涕,那原本的英武一泄如注!

  嘭!

  下一刻,刘员外一拳砸在了地上!

  青石地板瞬间碎成了粉末!

  “怎么不是!”

  “我给了你一切!”

  刘员外眼神如蛇,缓缓站起身子,一刀剁掉了丫鬟的肉。

  “二十年,我给你了名望、财富、权利。难道不够?”

  “不!”

  刘员外脸色惊恐万状,却不受控制的将那丫鬟大腿上的肉一刀刀剃下来。

  “你吃了我妻儿!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刘员外的眼神有趣的看着自己右手颤抖,感受着体内的抗拒:“这些都是代价之一罢了。”

  “求求你,饶了我,你换一个吧。”

  “放过我……”

  刘员外哀嚎痛苦,面前的血肉新鲜,被分类到了盘子里。

  “朝廷发现了!”

  “他们发现了,镇魔司来了!”

  “你不跑,会被诛杀的,他们已经怀疑了!”

  咯吱——

  听了这话,刘员外手心用力,直接将那刀柄捏扁!

  镇魔司三个字,让刘员外心头一颤。

  他的脸色阴沉:“知道。”

  “所以,刘员外,今天放你出来,就是让你和妻儿团聚的。”

  “!”

  突然,刘员外的身体抖弱筛糠!

  一股妖气彻底显露在他的身上!

  片刻,再睁开眼睛,刘员外瞳孔内人性全无。

  “到底……是谁?”

  自己这些年就算是失控吃人,讨封吃人,也都处理的天衣无缝。

  是谁引来的镇魔司,让自己被迫提前收网?

  镇魔司被失踪的二十七人引来……

  可那二十七人和自己没关系!

  刘员外竖瞳冰冷,随着呼吸,眼珠微微外凸。

  不过……

  人,应该也养肥了。

  与此同时,正在城中奔驰的云红麝猛然低头!

  寻妖符,燃起来了!